贾康还表示,房产税的推出没有什么最佳时期,现在就是越拖越被动。比较早期那个框架可能更容易建立一些,但现在你既然已经拖到这种积重难返的状态了,那可能就别无选择,还是应该在法治化的道路上推进相关的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