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体会基金经理的“道德风险”,其实不在事后的结果,而在于事前的“动机”。为了看起来有理,和认为有理去做,是截然不同的境界,前者是在把投资做成职业,后者在把投资做成事业。毫无疑问,我们追逐的应该是在事业上有所要求的基金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