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于丈夫设立的家族信托各种细节也完全不了解,更不知道这是一份可以撤销的信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