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里欧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说:“更让我担心的是普遍的愤怒、几乎可以说是仇恨,以及撂倒别人的观点,如今在美国各层面无所不在。”他指出,“大家都想彼此伤害”的现象令人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