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GDP结构来看,“强需求”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消费反弹强。受益于纾困政策政府转移支付对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支撑,占美国经济总量约70%的个人消费支出增长40.7%,带动当季经济增长25.27个百分点,对经济的贡献最大。二是私人投资强。私人投资对当季GDP的拉动为11.58%,对经济的贡献仅次于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