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注定是被载入史册的一年,对于整个信托业来说,压降融资类业务成共识,投向非标资产比例受限成预期,而突如其来的疫情,促使整个行业也在加速寻求科技赋能业务增长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