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安泰保险从挂牌到拟摘牌,不过3年而已,经营调整策略的变化,也折射出其生存压力。因代理佣金缩水,安泰保险急需拓展新的业务增长点,意欲做大规模申请全国性牌照,同步增加渠道代理人的推广费用垫付,埋下财务风险隐忧;确定下“2020年营业收入要达到3亿”的目标,却受到疫情的阻碍,上半年业绩离目标有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