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李扬周五表示,为应对新冠疫情,发达国家货币当局都急剧扩张了资产负债表,导致全球陷入超低利率和负利率陷阱。在这个过程中,新兴市场既受流动性泛滥之苦,又受本币汇率剧烈波动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