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在国内主动去杠杆的宏观审慎要求,以非标融资为主的传统信托业务规模需要进一步有序压降;而另一方面,改革开放以来巨大私人财富亟须妥善管理,高净值人群对财富管理的需求不断迭代升级,为信托公司开展以家族信托为抓手的家族财富管理业务提供了肥沃土壤。与此同时,监管层和市场对信托业回归本源的推动,为家族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