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者在某种程度上相互关联;人类活动造成的气候变化加剧了人类抵御传染疾病的脆弱程度:对生物多样性和野生生态系统的压力引发病原体在物种间传播进而向人类传播;而在多种有害健康影响中,全球变暖扩大了许多致命微生物的扩散地域。二者都对不同人群造成了不成比例的打击,凸显公共卫生仍受不平等的影响,包括在富裕国家内...